结核病已经存在了数千年,在其漫长的历史中一直笼罩在神话和神秘之中。

结核病

它比任何其他疾病都更能塑造和渗透19世纪的社会历史。它的复杂性,加上当时科学知识的缺乏,导致了一种美丽与死亡的矛盾状态。

结核病具有传染性,当活动性结核病患者咳嗽或吐痰时,结核病最常通过空气传播。这种疾病最常影响肺部,但也可能影响身体的其他部位,通常进展缓慢,症状可能要到初次感染后数月甚至数年才会显现。

肺结核的典型症状包括发烧、盗汗、体重减轻,以及臭名昭著的慢性咳嗽和吐出带血痰。与结核病相关的体重减轻和所谓的“消瘦”导致了19世纪流行的“消耗”这个名称,因为人们认为这种疾病正在消耗个体。

尽管最早的结核病证据可以在9000多年前的人类遗骸中找到,但直到19世纪和20世纪初,这种疾病才达到顶峰。

工业化国家普遍存在的过度拥挤和卫生条件差导致结核病肆虐,结核病成为城市工人阶级的首要死因。

但也绝不是穷人独有的疾病。它简单的传播方式意味着它跨越了阶级界限,影响了社会各个阶层的人们。

肺结核

这种疾病的严重和破坏性影响是不可否认的,据说1851年至1910年间,英格兰和威尔士有近400万人因此死亡。其中四分之三死于肺结核。

尽管如此,从整个浪漫主义时代一直到19世纪末,结核病在社会中占据了独特的地位,并与美和创造力的理念交织在一起。

许多艺术人物感染了结核病,影响了公众对这种疾病的看法。著名的诗人约翰·济慈接受过医生培训,他在咳嗽后看到沾满血迹的手帕时宣称,这就是他的死刑:“我不会被那种颜色所欺骗;我不会被那种颜色所欺骗。” ——那滴血就是我的死亡令;——我必须死。

结核病

浪漫主义诗人拜伦勋爵希望死于肺病,他宣称:“我看起来多么苍白!– 我想,我应该死于肺结核……因为那时女人们都会说,‘看看那个可怜的拜伦 – 他死时看起来多么有趣!’”

像济慈这样的著名创意人士成为了这种疾病的有力象征。他们被认为具有高度的敏感性,并且人们认为他们的工作之所以得到提升是因为结核病对精神的影响。

当结核病袭击上层阶级的年轻女性时,人们对它的对待与它袭击穷人时截然不同。与当时的其他严重疾病不同,肺结核与脆弱和性吸引力有关。

肺痨病的外表包括极度苍白的皮肤、空灵的消瘦、通红的脸颊和发烧的光芒。这成为当时定义的时尚审美,女性在脸上扑粉,有些人甚至使用砷等化学物质来使肤色更白。

这种对“消费审美”的痴迷在1800年代中期达到顶峰,当时紧身胸衣和宽松的裙子进一步强调了女性苗条的身材,对女性的身体健康和社会角色产生了破坏性影响。紧身胸衣的限制性使得除了最小的体力任务之外的所有任务都具有挑战性,过度使用可能会导致内脏器官移位。

这种传统的肺结核形象在流行文化中得以延续,著名的肖像画、小说、戏剧和歌剧讲述了瘦弱而美丽的女性濒临死亡的故事,或者是充满灵感的创意人士战胜疾病的故事。小仲马1848年的小说《茶花女》后来被改编成歌剧,主角玛格丽特·戈蒂埃紧握沾满血迹的手帕,拉开了她死亡的序幕。

这种消耗性疾病的文化比喻一直延续到了现代,这意味着我们现在几乎已经接受了训练,可以识别第一幕中将血咳到手帕中,这意味着该角色在第三幕中不可避免地死亡!

1882年罗伯特·科赫发现结核杆菌是医学史上的重大事件。

经过几个世纪的猜测,科赫证明了缓慢生长的微生物结核分枝杆菌引起了这种疾病,并确定了其传染性。如此多的死亡原因归结为这种单细胞生物体。

一旦确定了结核病的病因,人们就能更好地了解其严重性和传染性。随着世纪的推移,这种曾经笼罩在浪漫意象和神秘色彩中的疾病,现在变得更加平淡无奇。对消费的浪漫描述和认知逐渐被科学事实所取代,这种曾经神秘的疾病变成了一个公共卫生问题。